あなたの全てを愛しています。

福山潤さんと櫻井孝宏さん。
2010/12/26
「俺のことが好きだ?」
2017/09/24
「月は綺麗だから、来てます。」
「ありがとうな、孝宏さん。」
2018/10/09
「僕はあの人が大好きですから。」
「櫻井さんが好き?大好きです。」
-
「僕が前に出るほど、櫻井さんもより前に行ける。」
-
お二人の安定感は最高。

 

[櫻潤] 來電

>聲優同人 櫻井孝宏 X 福山潤

>又深夜的小短打突發(好 


        福山潤後來才發現櫻井孝宏的手機沒有設置解屏鎖。

 

        原因是因為一通電話。

        時間是深夜十二點半左右。當時福山潤正將洗衣籃內八分滿的衣物倒進洗衣機內,按下開關,在機器運轉的低沉隆隆聲中,拾起放在櫃子上的台本隨意閱讀。他倚靠著洗衣機,假想滾筒攪動的震動可以充當一次腰部的免費按摩,雖然並不怎麼舒服。

        他險些錯過那通電話。平時他的手機因為工作關係,總是調整成無聲震動模式。返家後他也不會將手機放在身旁,有時他會記得開啟有聲,有時不會,那天正好就沒有。不過,當他轉變一下姿勢,從台本裡移開目光時,就恰巧望見客廳茶几上的手機屏幕亮起白光。

        他馬上意識到是來電通知而小跑步衝刺到客廳,看了眼來電人後會心一笑,他踱步走回,滑開接通鍵便開口道:「喂?Megane嗎?」

        電話的另一端沒有回應。

        福山潤一手扶在洗衣機上,一手拿著手機,又多喂了幾聲,依舊沒得到回覆。他狐疑地把手機從耳旁移開,看見螢幕右上方的通話計數器正盡責地讀秒,表示通話持續。

        洗衣機內的衣物劇烈地翻攪著,激起持續的水聲與滾筒碰撞的鏗鐙聲響。他當機立斷地按下停止鈕,望著原先在透明蓋子下鼓起的純白泡泡們緩緩消融,又問了聲:「喂?櫻井桑?」

        電話那端傳來細微的聲響。

        在去除原先的吵雜聲後,一片寂靜裡,福山潤聽見鑰匙或是硬幣碰撞在一起的清脆聲響,還有細碎的摩擦聲,也許是背包與衣物。

        由背景穩定的咚咚聲,他幾乎可以確定那人剛回到家,正爬著樓梯。腳下穿著的是那款黑色的船型皮鞋,所以踩在大理石樓梯上時藉由空蕩的樓梯間產生顯著的回音。

        福山潤明白了這通電話是個誤撥。

        他在想自己該掛斷電話,卻又不禁想著上次和櫻井孝宏用手機連絡是多久前的事。他計算著誤撥的可能,感覺距離上次通話已經很久了。

        或許是因為他們最近太常在工作上見面,他想,如果一星期見一次算是頻繁的話。

        電話那頭傳來幾記悶聲,接著是鑰匙串的玲琅、開鎖的喀嚓聲。

        福山潤閉起眼仔細地聽著,不放過任何空氣的細小鼓動,而彼端的聲音漸趨悄靜。

        他已經很久沒拜訪那人的家,但他仍確信那人會將一切打點得熟悉合宜。

        進門的左側會有一個早已擺滿鞋的矮櫃,靠著角落整齊堆放的鞋盒堆內放著那人得意的額外收藏。他曾嚷嚷過你該再買個更大的櫃子來裝那些怪鞋,而那人笑著答不然下次一起逛街時你給我挑一組吧。

        福山潤背靠著洗衣機坐了下來,四周寂然,電話那端也是。兩端的生活彷彿在此刻同一。

        他接著想,那人會踏上筆直光滑的木頭地板走至客廳,收起客廳陽台外乾淨整潔的衣物,甚至動手抖落上頭可能的灰塵,將襯衫掛上衣架、衣褲摺好,收納到該在的地方。他記得那人說這是自己喜歡做的事。

        此時,福山潤聽見彼端低微的哼唱聲,是櫻井孝宏的聲音。

        那人輕哼著斷斷續續的旋律,有些歌詞含糊帶過,似乎是首英文歌。

        他藏在那人的口袋裡,靜靜地聽著。

        「Now there's two less lonely people In the world tonight.」

        他不確定自己有沒有聽過,可他終於笑了出來。

 

        他想,那人的手機沒有設解屏鎖真是太好了。

        

 

(完)

 

 (後記)

前陣子讀了任明信的《別人》裡面有篇文〈來電〉,內容大概是在說一通誤撥電話的哀傷故事。

但誤撥還是有,浪漫的地方啦,我想。

於是想寫寫看,就變成這樣胡鬧的一篇了。

然後那首英文歌是air supply的歌,我以前有一陣子挺喜歡的XD。

還有那個啊...其實我很歡迎讀者們跟我聊聊天喔(招手

感謝閱讀。

  48 8
评论(8)
热度(48)

© あなたの全てを愛していま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