あなたの全てを愛しています。

福山潤さんと櫻井孝宏さん。
2010/12/26
「俺のことが好きだ?」
2017/09/24
「月は綺麗だから、来てます。」
「ありがとうな、孝宏さん。」
2018/10/09
「僕はあの人が大好きですから。」
「櫻井さんが好き?大好きです。」
-
「僕が前に出るほど、櫻井さんもより前に行ける。」
-
お二人の安定感は最高。

 

【及岩及】僅是背對背的倚靠

及岩及  僅是背對背的倚靠

 

>CP: HQ 及岩及

>設定大概是及川岩泉24或25歲,岩泉出社會工作,及川攻讀研究所

(嗯,就是這樣(哪樣)

>我的好室友ㄕㄒ生日快樂!!!!!!!!!

>TAG: 背靠背

 

 

        岩泉看到及川傳來的訊息時,他剛開完公司緊急會議,沒吃午餐造成的血糖過低,讓他誤以為自己餓到兩眼產生了幻覺。

        『小岩☆好久不見啦づ(・ω・)づ 有沒有很想我呀?我今晚去你那邊住一晚好嗎(ノ≧∀≦)ノ那就晚上見啦(ゝ∀・)』

        ──先不吐槽那充滿著一堆看來就是煩躁滿點的表情符號,最後那個自問自答是怎麼回事?

        而且說好久不見也沒挺久吧,岩泉想。由於平日兩人總是各忙各的,於是他們倆的默契就是周末就會抽空聚聚……好吧,簡稱就是約會。

        光是想到「約會」這字眼就不免讓岩泉感到害臊起來,雖然那人在訊息中經常提到,像是『小岩(>////<)這周末約會要去哪兒≧◇≦?』之類的。

        及川提約會這詞倒是說得稀鬆平常,而岩泉大多時候也是直接忽視那詞彙,應該說自己原本也沒想到那邊去的,只是有次同事碰巧看到訊息內容,一臉賊笑的用手肘撞了撞自己說道:

        「週末要去和女朋友約會啊?真是幸福呢──」

        讓岩泉不免認為「約會」這詞對他們的關係來說似乎曖昧不明。

 

        一個月前的約會,他們去了及川一直很想去的西餐廳。及川主動和他提起之後有一段時間的週末可能沒有辦法出現,因為研究所的論文迫在眉梢。

        岩泉雖然有點意外,但他依舊面不改色地,叉起一塊切好的牛排放入口中:

        「喔,那加油。」

        那人很明顯地對自己的回答抱持著極大的不滿。

        「小─岩─!你的態度怎麼可以那麼冷靜?我們可是要有好幾個星期不見了耶,難道你都不會想到不能見我而覺得孤單寂寞冷嗎?」

        記得當下自己又往盤內叉起一塊牛排,直接往那人正打算繼續高談闊論的嘴裡送。岩泉很滿意及川因一瞬間訝異而出現在臉龐的淡淡緋紅,他露出微笑,拿起刀子繼續慢條斯理的切起盤中剩餘的牛肉。

        「又不是一輩子不見了。」他這麼說。

        「啊──小岩實在是太狡猾啦。」及川嘟起嘴,語氣似乎帶有些許懊惱,「總而言之,我會很想,很想小岩的!小岩也要想我喔!」

        「嗯。」

 

        而接下來的幾週,連岩泉也感到不可思議,及川與自己通電話或是傳訊息都寥寥可數。

        可能是真的很忙吧,畢竟攸關研究所畢業。岩泉不禁想。雖然平時總覺得手機震動震得如此煩躁,但過於安靜卻使自己打從心裡感到陌生。

        最後,岩泉為自己沖了碗杯麵,在等待杯麵的時刻,打了『幾點?』回傳給那個人。

 

>>> 

 

        「哇,小岩你還特地來車站接我啊─覺得好感動喔嗚嗚嗚!」

        「啊啊,知道了,不要抱那麼緊……放開啦!笨蛋川。」

        「我不要──那麼久沒看到小岩了!我一生一世都不要放……唔啊!好痛喔小岩…嚴禁暴力!」

        這是及川剛出車站,驚喜的看到岩泉出現而抱住他後,短短五秒鐘之內發生的事。

        岩泉揍了及川肚子一拳後,趁那人因痛鬆開手時,順手把那人手上提的行李包接了過來。看著及川皺著眉,揉著自己剛剛被打的肚子,岩泉嘆了一口氣:

        「叫你放開你都不放……我應該沒打的很大力吧?」

        「剛剛的那一擊的震波,把我的心都震碎了嗚嗚嗚。」

        「……不管你了,走了。」

        「啊啊!等一下啦,小岩!好嘛,其實還好啦,一點點痛而已!一點點啦。」

        及川跟上岩泉的步伐,露出難得天真的笑容牽起岩泉空出的那隻手。岩泉抬眼瞥了瞥那人,也沒多說話僅牢牢的握緊。

        「話說小岩怎麼會來車站接我啊?」

        「怕你太久沒來又記性不好會忘記怎麼走。」

        「啊─才不會呢!關於小岩的一切,我可是都記得清清楚楚喔。哪裡有道疤,哪裡有顆痣,我通通都瞭若指掌!」

        「你記那些事幹嘛?變態嗎?」

        「還有最後一次尿床是幾歲。唉呀,小岩的紀錄可是比我整整多上一年呢!」

        「渾蛋川,你是嫌活得不耐煩了吧。」

        「好吶,回憶一下嘛。小時候的小岩可是超─可愛的喔!啊,還有高中上課打瞌睡被老師叫醒的次數……」

        「給我等一下,你怎麼會知道上課打瞌睡的事情啊?」

        「我有線民。」

        「…可惡的花卷。」

        「哈哈!對了小岩你還記得我們人生第一次翹課嗎?高一那時…」

        岩泉不覺得自己是記憶力很好的人,應該說他不擅回憶,所有的舊事都在聲聲道別後,被鎖在塵封的箱沉到心中最柔軟的地方。可一路上他聽著及川不疾不徐的語調聊著過往,散落的印象碎片卻逐漸被拼湊完整。

        

        原來他們曾經一起經歷過了那麼多的事。

        原來他們已經一同走過了那麼長的歲月。

        

        而當腦海的拼圖日漸清晰起來,岩泉發現自己一點也不意外的是每個片段幾乎都有著及川的身影。明明都沒有特別意識到啊,岩泉一邊想著,一邊頭微偏看著身旁正說得歡快的及川。

        如果說一種行為變成習慣,在腦海中留下的就僅是輕描淡寫的自然,那是不是及川他待在自己身旁就如同呼吸吞吐,如同心搏總是怦通跳動,只要不仔細就難以察覺?

        

        「所以說,習慣真的很重要對吧?」

        「…你真的很令人火大啊,笨蛋川。」

        「咦?小岩你怎麼可以突然罵我!你是不是聽錯了什麼?」

        「…不,沒事。」

        岩泉雖然嘆了口氣,但卻是笑著的,話語和表情的矛盾讓及川覺得莫名其妙,但是他並不擔心。因為是小岩,所以他很清楚知道──

        ──那人獨有的情緒、那人特有的溫柔。

        於是及川瞥了一眼岩泉手中的行李袋,再將視線拉回岩泉臉上的微笑時,露出了開懷的笑容。

 

>>> 

 

        岩泉目前的租屋處是一棟公寓,一房一廳還有一間衛浴與小廚房。距離其上班處十分鐘的路程,坪數不大,但倒還滿方便舒適的。

        「哇,小岩你家好乾淨,是因為我要來特地整理過嗎?」

        「平常它就長這個樣子好嗎。」

        當岩泉將鎖打開,傾身讓及川先進入屋內,那人迅速的脫掉鞋子,踏上木頭地板時發出了咚咚聲響。

        岩泉關上門後,將及川胡亂脫下的鞋擺好,安安穩穩的放在自己的旁邊,嘴巴喃喃說了句我回來了。

        

        「你的東西我放我房間喔。是說,你住一天帶兩袋東西不嫌多嗎?」岩泉將及川的行李袋放進房間後,走向窩在客廳沙發上的及川如此說道,

        「呃嗯,這樣已經算少了啦。」及川嘿嘿的笑著,伸出手比了個招牌的勝利手勢,

        「你是想要永久居住嗎?」岩泉叉手挑眉,

        「欸?小岩這是在邀請我嗎?」及川眨了眨眼,笑得人畜無害,

        「不歡迎煩人的人啊。」岩泉說,轉身走向廚房,「晚餐我隨便煮喔,還是你想要吃外面?」

        想不到及川一聽,馬上從沙發上彈跳起來,眼睛瞪大:

        「咦咦咦咦─小岩要親自下廚嗎?哇這真是太令我驚喜了!可以吃到小岩親手做的料理耶,我死而無憾了!」

        「我只是隨便煮點東西而已,你不用太期待。」

        ──想不到居然有那麼大的反應…岩泉有點嚇到。

        及川看起來全身都在發亮。他緩緩地走向岩泉,表情認真的讓岩泉以為他似乎要說出什麼意義重大、生死攸關的發言。

        「小岩,這是我一生一世的請求。」及川兩手抓著岩泉的肩膀,態度十分嚴肅誠懇,「你可以穿裸體圍裙嗎?」

        「你可以去死了,混帳川。」

 

>>> 

        

        晚上十一點多,及川洗好澡打開岩泉房間的門進去時,看到岩泉盤坐在地上,筆電放在小矮桌上打著報告。聽見聲響,岩泉頭也沒抬、手也沒停,眼睛直盯螢幕說道:

        「洗好澡了嗎?」

        「嗯,小岩在打公司的報告嗎?」

        及川的髮梢還滴著水,他蹲下身湊到岩泉的身旁,岩泉瞧了他一眼後嘖了聲,手伸過去拿起披在及川頸上的毛巾往他的頭上揉去。

        「啊啊,小岩好粗魯,輕點啦!」

        「幫你還嫌啊真是。」

        雖然這麼說,不過岩泉還是放輕了力道,細膩徹底的把及川的髮擦個半乾。在擦拭時,及川露出了很滿足的表情,讓岩泉想起了小時候家中養的貓咪。

        「好啦,剩下的去用吹風機吹乾。」

        「覺得小岩真的好像我媽喔。」

        「及川,你是不是活的很不耐煩啊?」

        「嘿嘿……」

        及川起身往門外走去,岩泉見了他僅穿著短袖衣褲,於是開口道:

        「穿那麼少,不冷嗎?」

        及川好像愣了一下,隨即勾起微笑回答:

        「都已經春天啦,小岩。」

 

        有人說,歲月流轉可以帶走傷痛。可經過了五年的冬盡春來,現在胸口這悶悶疼疼的感覺又是什麼呢?

        只要不去理會便無痛無感,但意會到時卻沉甸甸的令人難以呼吸;以為早已麻痺,留下的疤結下的痂卻在特別時節怵目驚心的醒目。

        人們好像把這叫做隱傷。

 

        「真是的……還真沒用。」

        視線從及川離去時半掩著的門拉回,岩泉左手輕撫著右手因打排球而留下的繭,慢慢低下頭,最後額頭貼在筆電的鍵盤邊緣,笑的彷彿自嘲。

 

>>> 

 

        「小岩你還不打算睡嗎?」

        及川窩在岩泉幫其鋪好的被子內,側身看著仍在小矮桌前奮戰的岩泉。

        「嗯,你先睡吧,晚安。」

        岩泉起身將電燈關掉,將小矮桌上的檯燈打開。及川將枕頭環抱住,坐起身。

        就連路燈的光也沒從一旁的窗口透進,這樣一片黑暗的房間內,就只有岩泉所在的位置亮著微弱的白光。及川盯著岩泉的側臉,專注得好似即將撲火的蛾。

        「小岩你這樣明天上班會沒精神的喔。」

        「同句話送還給你,還不知道可不可以畢業的傢伙。」

        「小岩好壞喔,一定可以畢業的啦。」

        「趕快睡吧,明早不是要趕車回學校嗎?」

        「嗯。」

        

        岩泉隔著衣料察覺到背部傳來溫暖柔軟的觸感,他微偏過頭時,鼻尖恰好被及川的髮梢搔得有些發癢。

        及川的背靠著自己的背,感覺不輕不重卻莫名安穩。

        

        「幹嘛不睡?」

        「從這邊可以看到窗外的星星呢。小岩你有發現嗎?」

        岩泉嘆了口氣,將視線拉回螢幕。

        「沒有。」

        「是嗎?」及川說「其實原來星星還滿多的呢,我以前也沒有發現。」

        「喔…你…」

        「小岩不用理會我,可以繼續做你的事。」

        「…嗯。」

        「如果我說了什麼,也大可以當作是我已經在睡了,其實在說夢話!」

        「…白癡嗎?」

        「嘻嘻!」

        「隨便你…只要別煩就行了。」

        

        在這樣寂靜又闃黑的夜晚裡,這種靜謐的平衡,就像空氣凝滯了一層薄冰,所有細微的聲響行履其上都顯得驚險。

        好比岩泉斷斷續續敲擊鍵盤的聲音,好比及川如夢囈的輕聲細語,都在破壞平衡的交界徘徊遊走。

        

        岩泉不知為何的感覺危險,他無法解釋。

        

        於是他無意識的往朝及川的背部更緊密地貼去,卻發現及川也幾近同時對他做出了相同的動作,好似心電感應。

        

        只要彼此背靠著背的話,那種不安的感覺好像就減小一些了。

        

        就像是國小玩捉鬼遊戲,他與那人背靠背分別注意鬼的來向,那時那人鬥志旺盛地說:「我的背後就交給小岩了。」

        就像是中學他騎腳踏車載著那人,那人不顧他警告倒坐在後座,那時那人愉快愜意地說:「靠在小岩的背後吹風好舒服喔。」

        就像是高中他們為了排球賽在外住宿的夜晚,他與那人隔著被子背靠背地睡覺,那時那人緊張卻堅定地說:「小岩,六個人的力量很強的。對吧?」

        就像是大學畢業典禮,他們背靠背地站在學校的天台上,那時那人夾帶著哭過的鼻音說:「小岩討厭看到我哭的樣子吧…可是我討厭小岩要離開我。」

        

        就像是現在。

        他們僅是背對背的倚靠著,可是卻讓彼此都感到安心無比。

        

        「小岩,有你在真好。」

        岩泉聽見及川小聲的說著,彷彿呢喃。

        「嗯。」

        ──有你在真好,及川。

 

(完)

 

 

(呃,同場加映~~~隔天的歡樂小劇場~~y>WOy)

 

        岩泉於被窩中驚醒,連忙看了看擺在小矮桌上的鬧鐘,看到距離上班時間大概還有一個小時後才放鬆的起身。

        ──睡覺前居然忘記開鬧鐘,好險好險。

        他左顧右看卻沒看到及川的身影,身旁的被褥也沒了溫度。

        「那傢伙多早起床啊……」

        岩泉腦袋有些昏沉,只記得後來拚命完成了報告,可是及川卻已經靠在自己身上睡死了。於是他只好把那人又拖又拉〈別問為何不是公主抱,因為此刻岩泉的身心靈都因為熬夜達到了一個極限值〉的放進被窩裡,然後自己也倒頭就睡。

        岩泉走到廚房時看到已經煮好的咖啡,一張字條以及一些簡單的早餐放在桌上。字條上寫著:「謝謝小岩昨天的招待ヽ(*´∀`)ノ小岩上班別遲到囉σ`∀´)σ我要先出門囉ε≡ヘ( ´∀`)ノ想你~♥」

        「…依舊令人煩躁啊。」

 

        當岩泉到達公司後,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為什麼及川你會在這裡。」

        及川眨眨眼,將手放在腦後,吐舌笑得一臉讓岩泉覺得很欠揍。這時公司的主管走了過來,拍了拍及川的肩對岩泉說:

        「啊,岩泉君,聽說及川君是你的舊識,他從今天開始也要在我們公司上班,你就多多關照他一下囉。」

        聽完這話,岩泉太過震驚而愣在原地,而主管轉向及川問道:

        「你現在在附近有房子可以住嗎?」

        「請不用擔心,我目前住和小…呃,岩泉一起。」

        「啊,那就好。岩泉君在我們公司做事很認真負責,有什麼問題他會關照你的,儘管問他。」

        「好的,我知道了。十分感謝。」

        當主管消失在視線盡頭時,岩泉終於忍耐不住,跩著及川的領子就是一記頭槌。

        「唔啊!痛!小岩你這顆石頭腦袋!」

        「渾蛋川你給我說清楚啊!這是怎麼回事?」

        「唉呦小岩你不要那麼著急嘛。」

        「你該不會是被退學了,所以要趕緊找工作吧?」

        「才不是咯!小岩別亂猜啊!」

        事情的事末就是,及川希望能夠在畢業後和岩泉在同一家公司上班,於是畢業論文提早完成後,就來公司面試了。雖然現在還沒到正式的畢業典禮,不過因為公司對及川的能力一致讚賞,便希望他能夠先來公司上班試試水溫。

        「那你怎麼沒有先告訴我?」

        「原本想說面試那天出現可以給你一個驚喜的嘛…可是看到小岩很認真的在位置上疾筆振書……就覺得還是不要打擾了,嘿嘿。」

        及川這麼說著,還拿出自己的手機,點進相簿。

        「認真工作的小岩─被我照下來了!」

        「豬頭川給我把照片刪掉!」

        及川躲開岩泉的捉拿,跑到距岩泉三公尺外才停下腳步。

        「能夠,繼續和小岩一起,真是太好了呢。」

        及川這麼說著,對岩泉笑的溫柔滿足。而岩泉搔了搔頭後,向前走到及川的面前。

        「那麼今後,繼續請多指教啦。」岩泉微笑伸出手。

        「請多指教!」及川握上岩泉的手,露出燦爛的笑容。

 

 

(後記)

 

ㄕㄒ生日快樂啊XDDDDD

哈哈終於把生日點文打完了YO,覺得和第一篇比起來好上許多((自我感覺良好?

當時TAG是背靠背,想了很多場景XDDD…不過最後文章發展到我覺得根本不只是背靠背了……XD。

原本想寫岩及,在構思時覺得很像及岩,可是最後寫出來卻像及岩及XDDD,不過,能夠寫他們的故事真好。

問了室友說選背靠背的理由,她說:「因為他們是夥伴啊!夥伴自然而然的就想到背靠背了!」雖然我後來吐槽說好像感覺要打架XDDD最後把「我的背後就交給你了!」這種感覺要來打架的話,寫成了鬼抓人XD。(欸

 

這篇的及川有時有點鬧XD岩泉有時有點想多XD,這樣的元素同時出現是否很矛盾?…不過想想或許這樣就是及岩及吧。((在說什麼#

 

因為有羈絆,所以一定可以走下去。

感謝閱讀。

 


  32 4
评论(4)
热度(32)

© あなたの全てを愛していま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