あなたの全てを愛しています。

福山潤さんと櫻井孝宏さん。
2010/12/26
「俺のことが好きだ?」
2017/09/24
「月は綺麗だから、来てます。」
「ありがとうな、孝宏さん。」
2018/10/09
「僕はあの人が大好きですから。」
「櫻井さんが好き?大好きです。」
-
「僕が前に出るほど、櫻井さんもより前に行ける。」
-
お二人の安定感は最高。

 

[櫻潤]because you are you 02.

>聲優同人 CP:櫻潤,或許之後會有微量別CP。

>盡量建築在現實上再開腦洞的故事。

>有多方的自我臆測。

>BGM:殻ノ少女


02.

        ─啊啊,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工作上的辛勞被滿腹的疑惑與擔心加成後的疲倦感,讓福山潤一回到家衣服也懶得換,就直接倒在客廳的沙發上。

        回想那時監督剛微笑宣布完今天工作暫告一段落,轉過身馬上鐵青著臉去打電話質問INTENTION事務所的人員時的表情…福山潤就直冒冷汗。

        ─監督可是挺生氣的啊…即使已經壓低了聲音還是很清楚的聽見了對話聲呢…不過正因為這樣,才知道megane桑也沒告知事務所的人呢。

        而自己也只好安撫現場面面相覷的人們,即便聽到時內心的緊張擔憂不亞於他人。

        「唉,你在搞什麼啊…megane…」福山潤嘆了口氣,偏了偏頭看了眼被自己胡亂丟在桌上,自己的與櫻井孝宏的背包。

        因為自己假借收拾東西為由,行偷聽監督講電話之實,在被工作人員叫住而回神時,現場的聲優只剩自己一個人了……

 

        「福山桑、福山桑?」工作人員見福山潤看似專注地盯著自己背包,但手卻毫無動作,又對喊聲沒反應,只好伸出手去拍了下那人的肩,那人似乎觸電般肩膀一震,

        「嘿!怎麼了?」福山潤眨了眨眼,不好意思的笑了,

        「現在時間也有點晚了,早點回去休息吧!」工作人員勾起笑像是意識到什麼,接著小聲地說「福山桑好奇監督的談話內容嗎?」

        「啊…也不是這麼說啦。」被別人發現自己其實在偷聽,福山潤一時間也不知怎麼回答才好「希望監督他不要那麼生氣…櫻井桑他、我相信不是故意要給大家造成麻煩的。」

        ─即便想找個理由幫他說話,臨時卻也找不出個好理由啊…福山潤內心不禁有點沮喪,自己居然只能說出個”我相信”這種虛無飄渺的感性發言。

        不過,卻是全心全意。

        「噗,哈哈,嗯,我也相信喔。」面對突然笑出聲來的工作人員,福山潤有點詫異,然而她卻繼續說下去:

        「不論是櫻井桑也好,福山桑也好,你們在工作上面用心的態度,是我們STAFF共同見證的喔!所以說,我相信福山桑說的話。」她頓了頓,露出狡黠的笑「何況福山桑表情那麼認真呢。」

        被當面講了這種令人難為情的話,福山潤心情非常微妙,他只能尷尬的支支吾吾笑一笑。

        「那、我先告辭囉。」福山潤揹起包,擺了擺手,

        「啊,那…這個,該怎麼辦呢?」工作人員指著一旁位置上屬於那人的背包,一臉煩惱地望著要離去的福山潤。

        「嗯…這個嘛…」

 

        所以最後的結果就是,自己把屬於櫻井孝宏的東西收了收,全數把它背回家。

        「怎麼辦呢─手機啊、錢包啊、鑰匙啊…甚至是證件什麼的都在這啊。」福山潤一手慵懶地支撐起頭,另一手伸長去掏桌上的包「megane再不回來…我就拿這些東西去做壞事去!」

        從背包中挖出來的寶藏攤在桌上,每一樣都看不出有什麼與平時不同的地方。福山潤思考著,但疲憊的腦卻怎麼也想不出個所以然。寂靜的家裡,只有櫻井孝宏的手機時不時地發出震動的響聲,福山潤發現未接來電的通知已經來到了三十幾通。

        福山潤嘆了口氣後直起身,眼神有點失焦迷茫,他想著那人究竟去了哪裡?是失蹤嗎?會不會是綁架?他想到自己明早還有工作,想著那人或許也有,如果那個人在明天前還沒回來,那該怎麼辦?

        

        ─如果megane一直沒回來怎麼辦?

        福山潤倏忽眼睛瞪大,雙手用力拍了下臉頰給自己一個清醒。

        ─不可能的,他一定會回來的。怎麼可能不回來。哪有什麼理由不回來。

        

        福山潤想到這不禁有點嘲諷地笑了。是啊,或許是明天,櫻井孝宏就會掛著歉意的笑容出現,告訴自己因為有某件萬分火急的事,所以什麼東西都沒帶就離開了,感謝自己幫他保管東西;或許是今晚,櫻井孝宏就會從某個未知的地方打通電話或者傳封訊息來,告訴自己說他上哪去了,什麼東西都沒帶可否來載他一程,剛好測試看看自己新手駕駛的技術。

        然後,他會用低沉溫和的嗓音說聲:

        「抱歉吶,讓你擔心了。」

        

        福山潤的視線逐漸聚焦在正前方的眼鏡盒上。

        「megane的megane…你知道你主人上哪去了嗎?」福山潤打開盒子,將眼鏡輕輕拿起,看其在燈下透著溫潤的色調。

        「不過原來那時真的是幻聽嗎…居然聽到megane的聲音…」福山潤皺著眉自言自語,將眼鏡轉了圈後戴上「總不可能是眼鏡在說話吧…megane還真的變成megane…怎麼可能。」

        “是…潤嗎?”

        福山潤表情驚愕,久久說不出話來。他確實聽到了那個人的聲音。

        “是你嗎…?潤?”那人疑惑的聲音又再次清晰地響起,令人無法忽視。

        「…megane?」


TBC

(小碎念)

結果最後才,提到重點主軸...XD

  13
评论
热度(13)

© あなたの全てを愛していま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