あなたの全てを愛しています。

福山潤さんと櫻井孝宏さん。
2010/12/26
「俺のことが好きだ?」
2017/09/24
「月は綺麗だから、来てます。」
「ありがとうな、孝宏さん。」
2018/10/09
「僕はあの人が大好きですから。」
「櫻井さんが好き?大好きです。」
-
「僕が前に出るほど、櫻井さんもより前に行ける。」
-
お二人の安定感は最高。

 

[櫻潤] 螢火蟲

>CP: 聲優同人櫻井孝宏 X 福山潤

>時間設定是螢火蟲季的那個時候(?)

>在這邊再度感謝幫我買場刊的肉肉天使!!!!!(大家一起跟我唸肉肉天使──)(喂

 

 

 

        櫻井孝宏在監督的吆喝下一口乾完杯內殘存的酒,並在攝影監督要再為他添酒前,苦笑著說了要如廁這種理由設法脫身,離桌前還被staff們呼喊著:「要再回來喝啊,櫻井桑!」

        他回過頭微微笑擺擺手,朝廁所的方向走去。趁沒人留心他時,櫻井孝宏很快地拐了個彎,輕輕地推開餐廳的玻璃門。

        屋外的夜風帶起純白色的紗質門簾,屬於初夏的風還很涼爽。風鈴清脆的聲音因應而生,他在闔上門時又往回望,在十秒鐘後的沉默後放心地舒了口氣。

        他緩緩地走到餐廳外及腰的木質圍欄旁輕嘆了口氣,手撐在上面順道伸展了下筋骨。

        由於工作繁忙的緣故,櫻井孝宏已經很久沒有參加過動畫的慶功宴。這次久違的遇上了多項作品同時提早完結,銜接新一季的動畫工作有幾天的空檔,即使算上了自己每周的固定廣播番組,也還是能完整的休息上兩天。

        ──沒想到第一個休息行程就是被灌酒哇……

        櫻井孝宏苦笑心想。

        ──不過久久這樣一次也是挺愉快的啦…但明後兩天計畫做些什麼好呢…

        身後乍然間傳來風鈴的聲響,櫻井孝宏轉過頭看還來不及躲藏,立花慎之介便衝著他舉起手笑著說:「呦。」

        立花慎之介輕聲關上門,走到櫻井孝宏的旁邊,望向他一會又別開了眼。

        「…你別這表情,我不是來叫你回去的。監督他們喝的正醉,裡面鬧的歡騰呢。」

        櫻井孝宏聞言尷尬地笑了笑,立花慎之介又接著說:「第一次碰到喝酒喝得那麼誇張的監督…招架不住啊──」

        「嘛,也是呢。」

        他回應著,而後兩人相視而笑,氣氛顯得比方才輕鬆自在得多。

        他們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工作上的趣聞與瑣事,站得累了,立花慎之介索性就坐在欄杆上頭,而櫻井孝宏也將身子傾靠在圍欄。

        在望著不遠處路旁零星的車輛的沉默中,櫻井孝宏問道:

        「對了…立花桑有推薦什麼…單日的旅遊景點之類的嗎?」

        「櫻井桑最近有空旅遊?真好啊。」立花慎之介對此感到有點意外,

        「明後天剛好休息。」櫻井孝宏稍稍轉了個姿勢說「想說出外散心好了。」

        立花慎之介想了想後說:「最近是螢火蟲季啊。」

        「螢火蟲啊…也好幾年沒有見到了呢。或許不錯…又只需要晚上去。」

        櫻井孝宏邊說邊若有所思地望向遠方,修長好看的手指輕敲著木質欄杆發出悶響,而立花慎之介看著他似乎想到了什麼,露出微笑說道:

        「明天晚上邀潤君一起去吧。」

 

        立花慎之介是個聰明且敏銳的人。

        他容易注意到細微的變化,同時也擅長捕捉那些微小的事物,也因此他不會漏掉身旁的那個人,在自己提到“潤君”這詞時,煞然停止的敲擊動作、轉過來望向自己短暫的詫異神情、些許睜大的眼睛裡似乎流竄著複雜的,立花慎之介一時也沒能看透的情緒。

        「嘛…潤…他應該是沒空的吧。」

        櫻井孝宏和立花慎之介對上眼後,便急促地錯開視線並說了這番話,在立花慎之介聽來帶著一絲窘迫與無奈。

        ──啊啊,果然啊。

        立花慎之介勾起旁人難以察覺的笑容。

 

        當立花慎之介正要開口時,風鈴又再度響了起來,只見餐廳的玻璃門被粗魯地推開,監督一臉通紅地站在門口,像是抓著犯人一般得意地笑著:

        「哈哈,被我逮到了吼?你們再進來喝!今天喝個不醉不歸!」

        監督說完大笑著向門倒去,差點跌了個踉蹌。

        他們倆互看了一眼,立花慎之介便微笑著對櫻井孝宏悄聲說了句話,他還愣在原地,立花慎之介就快速地走到監督的身旁,一把撐起監督的身子:

        「好、好,我們再進去喝。」

        在門重新關上前,立花慎之介用空出來的手對他比出了“打電話”的手勢。

 

        又再度回歸一個人的平靜。

        櫻井孝宏長長地吁了口氣後,就好似一座雕像不動地站在那裡,平靜的面容下看不出任何心思。

        他在夜風不止地吹拂下感受到了涼意,但泛起漣漪的心卻漸漸沉靜下來。

 

        ──「打電話給潤君吧,他會答應的。」

        立花慎之介臨走前丟下這麼一句話。

        於是,櫻井孝宏緩慢地將口袋裡的手機掏了出來,在發亮的屏幕中翻找到了那個人的電話號碼。

 

 

>>> 

 

 

        福山潤收到立花慎之介突然傳來的LINE訊息時有點錯愕。

        “潤君,明天晚上就先不跟你去逛了,之後再約啦。”

        他知道這個人話中所指。

        前幾天這人在事務所碰到了自己時,對自己的衣著表達了強烈的喜好,以及對顏色不合乎個人品味的惋惜之意。他苦笑著和對方表示店內其實還有其他的選擇,便被這人飛快地敲定了自己最近唯一有休息的半天假期,說是要一起去逛逛。

        福山潤快速地瞥了眼時間,嗯,距離這人所說的“明天”還有半小時。

        “怎麼這麼突然,不買了嗎?”

        他按出傳送鍵後,對話框很快地顯示出已讀。

        “要買”

        “只是明天突然有事”

        “之後再跟你說”

        “我現在人在OO的慶功宴上”

        福山潤盯著連發的訊息最後,突然意識到那部作品似乎也有櫻井孝宏的參與。

        “好。”

        他簡短的打了兩個音節後送出,想著該不會是發生什麼要緊的事吧,但因為對象是立花,他知道那人不會勉強自己,因此也沒有那麼擔心。

        福山潤還思考著要不要傳訊息詢問,手機屏幕便倏地亮起伴隨著震動,是有人來電的通知。

        他看著來電者姓名,彎起嘴角接起了電話。

        「喂,megane你找我?」

 

 

>>> 

 

 

        傍晚時天色還沒完全暗下來,已經有些早蟬在枝頭上喧囂著,福山潤邊開著車邊哼著歌,感覺起來心情很好。

        

        「啊,等會的T字路口要右轉喔。」副駕駛座上的櫻井孝宏看了看手中的地圖說道,

        「好。是說我的車有導航的呀……」話雖這麼說,但在身旁的人上車,表示自己有攜帶地圖可以指路後,福山潤一點都不介意由他來告知路況。

        「呃…然後再直行遇到郵局時要向左轉。之後呢……」櫻井孝宏似乎沒聽見他的回話,專注地盯著地圖,手還沿著圖上的道路比劃。

        「哈哈,櫻井桑不用這麼認真啦…」福山潤大笑道,左手離開了方向盤戳了戳那人的臂膀,

        「縱使真迷路了,看沿途的風景也是不錯的啊。或者應該說,沿途的風景才是最重要的,目的地倒是其次。」

        櫻井孝宏聞言抬起了頭,對著福山潤露出了他所熟悉那溫和的笑容。

        「也是呢。潤真的隨口都能說出什麼大道理啊。」

        是屬於那個人特有的,安穩好聽的聲音。

 

        ──喂…我正在開車的呀…。實在太危險了這個人。

        福山潤緊了緊握住方向盤的手。

        「嘛…吶!櫻井桑怎麼突然提議要去看螢火蟲啊?」

        思緒險些被那總是富有魅力的嗓音拉走。福山潤趕緊隨意拋出一個問句轉移話題,逼迫自己專心在開車上,也藉此忽略似乎有些發燙的耳根。

        櫻井孝宏帶著笑意,從福山潤身上收回繾綣的視線,邊折起手中攤開的地圖邊回答道:

        「聽了立花君的建議…想說也很久沒看螢火蟲了,便想找你一起。」

        ──啊啊…所以才傳了那則訊息啊。真是……

        福山潤大致明瞭了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對好友的擅作主張無奈中卻也有著小小的感激。

        他仔細回想了會,發現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的機會兩人一起出遊了。

        平常見面的地方不是在錄音室,便是在活動的會場;偶爾他也會擔任好心的司機,載其他沒車的聲優們回家,若是兩人在同一個片場,那乘客名單中也必定有櫻井孝宏的名字。

        ──縱使只是一起去看螢火蟲這種簡單的行程,但是……

        「對了,潤你的車把手修好了啊。」櫻井孝宏詢問道,卻換來對方的靜默。他轉向右方看向明顯在想其他事情沒專心開車的那人,語氣擔憂地問道:

        「嗯?潤你有在聽嗎?」

        「…嘿!是,修好了!上週進車廠保養時順便修好了,幸好不貴。」福山潤迅速地反應過來,語速飛快地回答。

        「你啊…開車還恍神,我可是把性命交付在你手上了啊。」櫻井孝宏皺著眉說,

        「沒問題的,開車這件事比起交給櫻井桑自己,託付給我是比較安全可靠的,哈哈哈哈!」福山潤轉向左方對櫻井孝宏眨了眨眼說,

        「喂喂喂…唉,你這傢伙,不要把事實就這樣說出來啊!」櫻井孝宏苦笑道,又引來福山潤的一陣大笑。

        ──但是只要跟你一起,就覺得輕鬆自在。

 

 

>>> 

 

 

        當兩人將車子停妥在路邊的空地時,夜幕已經升起,距離不遠的老舊路燈發出啪嚓聲後,微弱的白光隱隱照亮蜿蜒的鄉間小路。

        來賞螢的人比想像中來的多。他們並肩且步調緩慢地跟隨著人群向目的地走去,雖然原先怕被認出來,兩人都戴了帽子,以防萬一甚至準備了口罩,不過在這種昏暗到幾乎只能辨識迎面而來的人身形,而看不清對方相貌的光線程度之下,他們倒也不怎麼擔心了。

        很多看起來是一家人前來。前方拿著包著紅色玻璃紙手電筒奔跑的小孩被大人吆喝著說要跟緊,小孩活潑朝氣地應答後牽上母親的手,在笑聲中聽得出來孩子的興奮與期待。

        「人還頗多的呢,megane。」福山潤指了指那個小孩說「感覺一個不小心很容易走散啊。」

        「是啊。」櫻井孝宏答道「要當心不要走散了呢。」

        在這個同時,福山潤感受到有股溫暖的觸感輕輕握住自己的手。

        「我們都已經不是孩子了啊,不用擔心。」福山潤笑著說,

        在這個同時,櫻井孝宏感受到有股柔軟的觸感回握住自己的手。

        

        這樣的夜色下,他們彼此都沒發現到對方臉上的笑意。

        他們悄悄拉近彼此的距離,並不是緊緊挨著,卻能感受到對方手臂與自己的摩娑。

        這樣的人群中,沒人注意到默默牽起手來的這兩個人。

        就算有人注意到了,可是這又有什麼關係呢?

        至少在這個當下,福山潤與櫻井孝宏並不在意。畢竟和平時不同,在這個地方眾人在意的目光並不是他們。

        「櫻井桑,我好像開始有點期待了啊,螢火蟲。」

        在人群嘈雜聲中,櫻井孝宏聽見福山潤這麼說,他無法看清那人現在的表情,但是卻感受到那人緊了緊握住自己的手。

        「我也是。」

        於是他也牽牢了那人的手,拉著那人快步前進。

 

 

>>> 

 

 

        經過一段不算短的步行,他們爬上一座小山丘,順著緩坡慢慢行走。路燈的間隔也逐漸拉開,遠得不再舉目能見,這時的光似乎僅倚靠著天上的弦月以及零星的人手握著的手電筒,但其實光也是不被需要的,只要跟著前面的人的步伐也能清楚知道路徑。

        道路一旁的樹林傳來細碎的流水聲以及唧唧的蟲鳴,不時伴隨低沉卻響亮的蛙鳴單音,另一邊則是和緩的崖壁。雖然是最自然的場景,但在這樣的黑夜下,若不是夾雜著人聲,倒是有些可怕。

        

        福山潤左右張望卻還瞧不見一隻螢火蟲的影子。

        正當他打算出言詢問身旁的人有無發現時,前方不遠處傳來一陣騷動。

        「看來是主角出現了吶。」他聽見櫻井孝宏這麼說,

        此時,他們望見一隻散發黃綠光的螢火蟲緩緩朝著牠們飛行過來,而像是呼應著人們的驚呼聲一樣,螢光一閃一閃地忽上忽下,最後隱身在漆黑的樹林之間。

        「第一隻…來得真是令人措手不及啊。」福山潤盯著樹林看了許久,螢光都未再出現,語氣中似乎有著惋惜之意。

        「走吧,後面應該還有更多。」櫻井孝宏帶著笑意拉了拉他「才正開始呢。」

        兩人繼續沿著路徑向更深處走去,一路上出現的零星光點吸引著人們的駐足,但他們倆腳步沒停,僅只是放慢步伐,在光點被淹沒在圍觀的人群中前就繼續前行。

        福山潤一路上隨意的數著經過的螢火蟲數量,而櫻井孝宏隨口附和著,偶爾在螢火蟲飛過自己身旁時伸出手好似要讓它停留,即使它們總不留情面地在閃爍之間又往更高的地方飛去。

        黃綠色或是橘紅色的光點稀落現身,大多是單一隻出現,間或也有成雙成對,像是玩追逐遊戲似的一前一後飛舞著。或許是眼睛逐漸習慣了黑暗,也或許是地點越來越無受到人為的紛擾,螢火蟲出現的頻率也較一開始多了起來。

        走得越久人潮越稀疏。不像方才道路因為人多雜沓而顯得平整好走,路上堆積的落葉被他們踩得沙沙作響,櫻井孝宏往前後張望了一下,已經是前不著跡後不著人的處境。

        「潤,你還要繼續走嗎?」他問身旁的人,

        「那你想再走下去嗎?」身旁的人停下腳步反問回來,然後再看到路旁出現的橘紅色光點時說:「啊,第二十隻。」

        「baka你還沒算累啊…」櫻井孝宏苦笑著說,

        「嗯…因為我在想啊,這真的是時代的變遷啊。想著小時候夏天看螢火蟲時,隨便都是『哇!是一整片螢火蟲呢!』這種程度……不過這邊大概也已經算是都市化後的郊區了呢。」福山潤若有所思地說,

        而櫻井孝宏低下頭想了會後,憑著黑暗中的視力準確地摸了摸身側人的頭,有著和往常一樣蓬鬆柔軟的觸感。

        「那我們就繼續走吧。」他輕聲回答道。

 

 

>>> 

 

 

        其實福山潤並不清楚為什麼櫻井孝宏決定繼續前進,一旁的樹林更為濃密,雲朵些微遮住了月亮,夜感覺更深了,讓這黑暗中的小路彷彿綿延到世界的彼端,沒有所謂的盡頭。在這樣逼近是荒郊野外的地方,在這樣的夜裡,照理來說應該要感覺危險,可是他卻絲毫沒有。

        甚至,福山潤會誤以為這世界好像就只剩下自己與身旁的這個人,還有那些黑暗中時隱時現的光點。

        但這樣的誤會感覺也挺好的。

        他不知道身旁的這個人是不是也這樣覺得。

        

        「我想應該就在前面了。」櫻井孝宏突然開口說道,

        「什麼東西?」福山潤反問道,

        櫻井孝宏拉著福山潤往崖壁的一邊靠近,遠處山腳下村落的燈火映入眼簾,而櫻井孝宏指了指道路圍籬的斜下方,福山潤這才發現原先以為是山壁的地方,卻是塊小型的梯田,貌似種植了茶樹,然而更令他驚奇的,是在茶樹園間紛飛,數量眾多的螢火蟲。

        與方才幾乎形單影隻的狀態完全不同,這片茶園中放眼望去,在不同時刻不同角落都有螢光明滅,彷彿漆黑夜裡中墜入凡間的星子,把這片幽暗的大地點綴得閃閃發亮。

        「…真壯觀啊。」福山潤目不轉睛的盯著這片景色許久,才緩緩地讚嘆,

        「很多人都不會走到這麼遠…但聽說這是這地方螢火蟲最多最漂亮的地方。」櫻井孝宏輕吁一口氣說「有繼續走真是太好了。」

        福山潤感受到兩人相握的手沁出了些汗水。他心想,果然是夏天呢。

        「這感覺好青春啊,明明我們倆早就已經是大叔的年紀啦。」他笑著吐槽自己,可是內心卻覺得十分暢快。

        「即使是大叔,偶爾還是想年輕一下的。」櫻井孝宏微笑著回答,偷偷捏了捏那人的手。

        「…想和你,一起做些青春的事。」

        櫻井孝宏低下頭附在福山潤耳邊低語,像是怕一旦破壞了這份寧靜這些奇蹟般的光點就會就此消失。

        「…megane你絕對是個baka。」經過寂靜的幾秒後,福山潤悄聲說道。

        

        兩人站在道路旁良久,周遭一片寂靜,而看似數不盡的光點在茶園各處閃爍著,節奏不快也不慢,福山潤覺得這就像是他現在的心跳一樣,平和且安定。

        「明明這麼多螢火蟲,卻沒有雜亂感呢。」櫻井孝宏柔聲說「只是望著它們,心情就很平靜。」

        「一定是因為覺得很安心吧。」福山潤很自然地回答道,但不久後像是意識到了什麼,又快速地補充說:「…我的意思是說、螢火蟲們生活在這裡應該覺得很安心吧!」

        此時一陣強風從樹林內吹了出來,樹葉擾動的沙沙聲與樹枝搖動的咿呀聲張牙舞爪地破壞了寧靜,卻感覺比方才亮了些。

        福山潤不自覺地轉頭看向櫻井孝宏,發現他也正凝視著自己,然後在風中,福山潤清楚地聽到櫻井孝宏淺笑著說:

        「我也覺得很安心。」

        那人的聲調是一如既往的沉穩安定,笑容是始終如一的溫和與寵溺。

        「那真是太好了。」

        福山潤說,笑得與那人同樣溫柔與滿足。

 

 

(完)

 

(後記)

 

先來感謝肉肉天使(+催稿小精靈XDD),我最近收到了場刊!!穿著浴衣的潤和櫻井桑十分帥氣w

 

這篇靈感來自我五月的時候和親人們去看螢火蟲。

而回程時發現有一對男男情侶(我想應該是)緊牽著手走,當下覺得非常萌,不過沒人可以分享這個喜悅(?)……

他們即使被路人問路了,手依然沒放開得緊緊牽著。

這就是愛吧,我想。因為愛而大膽。

這是我原先想寫的梗但沒寫到…因為情節安排上的考量就…算了ORZ(能力不足

…原本想趁機提到「お奥さん?」的梗的(笑) 

 

由於覺得自己是個不擅長寫長篇的人,為了練習,

因此這篇文想辦法拉長,還鋪陳了前面感覺其實也可以不提的段落(。

啊…還有詞彙上無法避免的重複性(能力不足again

然後文內也用了些話語上的暗示(?),以及可以雙關解釋的說詞(?),如果能夠順利感受到就好了。

 

雖然聲優圈內最近爆了一件大事,多少影響了某個滿甜的同人CP圈。

回到我喜歡的櫻和潤兩人,我還是想說,只要他們能夠幸福就好,不論是單身或結婚,只要他們開心就好。

儘管最後不是真正的CP,但也是最特別的重要存在。生腐大概就是這樣吧。

 

那是他們兩個人的「絆(日文)」啊。

 

值得紀念的個人第70篇文章。(?

感謝閱讀。

 

 

  39 17
评论(17)
热度(39)

© あなたの全てを愛していま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