あなたの全てを愛しています。

福山潤さんと櫻井孝宏さん。
2010/12/26
「俺のことが好きだ?」
2017/09/24
「月は綺麗だから、来てます。」
「ありがとうな、孝宏さん。」
2018/10/09
「僕はあの人が大好きですから。」
「櫻井さんが好き?大好きです。」
-
「僕が前に出るほど、櫻井さんもより前に行ける。」
-
お二人の安定感は最高。

 

[櫻潤] あけましておめでとう

>聲優同人櫻井孝宏x福山潤

>農曆過年新年快樂就應景開一個日本過年的日常腦洞(晚了

>一如往常的雙向暗戀(X

 

 

        櫻井孝宏因Ameba更新的手機通知鈴聲回過神來,他伸手去取暖桌上的手機,下一秒便出現同樣名字的來電,心跳彷彿被震動的頻率感染而加速起來,促使他迅速接起電話。

        「もしもし—」

        「もしもし、櫻井桑,あけまして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電話那頭傳來福山潤頗有朝氣的聲音,即使現在論時間已快深夜一點。

        「あけまして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潤。」櫻井孝宏露出微笑,將身體從暖桌稍移出來,坐得挺一些,「居然在這時間點打給我啊。」

        「原先是想趕上最後一刻的……結果忙了一天沒趕著。」對方用遺憾的語氣說,

        「嗯,連blog都?」櫻井孝宏將手機移開耳邊看了一眼通知後說,

        「櫻井桑你有看啊?」福山潤似乎有些詫異,但也沒繼續過問,「因為回老家一趟,意外的好多事情要做啊。」

        「你回大阪?」櫻井孝宏有點訝異,「記得你不久前也有回家一趟?」

        「啊啊,對。不過,過年嘛,媽說叫我有空就回來一趟,畢竟也很久沒在大阪過年了。」福山潤說,「櫻井桑沒回愛知過年?」

        「沒有呢。」櫻井孝宏皺起眉頭,「回去大概…雖然不會被唸了,但吃飯的時候……還是多少感到有點壓力啊。」

        電話那頭傳來大笑聲。

        「嘛─畢竟櫻井桑是長男嘛。」福山潤體恤地說,「多少父母還是會有所期望的。」

        「嗯。不過我還是打了視訊電話回去,大家都過得不錯啊,那我就放心了。」其實自從弟弟們相繼結婚,而自己多了幾個可愛的侄兒後,父母給自己的壓力著實減輕不小,櫻井孝宏慶幸地心想。

        「啊,說到這個,」福山潤提高了聲調,「立花結婚了呦。」

        「立花?立花慎之介君嗎?」櫻井孝宏反問,而對方應和了聲。

        「就今天…啊、不,昨天,和高粱碧桑登記結婚了。」

        「很好啊…恭喜他們。喔,是いい日呢。」櫻井孝宏意識到日期的諧音說,「真的恭喜他們,有要公開嗎?」

        「嗯…應該是會公開,只是我不清楚時間。」福山潤思忖了會後感慨地說,「好快啊…從我聽說他們交往,到他們結婚…真的好快啊。」

        「或許是到了適婚年齡,一切就很快了?」櫻井孝宏推測道,

        「由Megane你來說這理由一點都不可信啊。」福山潤笑著吐槽,

        「唔,可能正確的人、加上正確的時間,所以一切都變的理所當然了。」櫻井孝宏笑著作結,而福山潤有些不確定地問,

        「正確的人和時間…這樣就夠了嗎?」他的聲音明顯聽起來正在思考,「結婚啊……」

        「雖然我不清楚是否足夠,但我覺得那是最重要的兩點。」櫻井孝宏沉默了會後,深吸一口氣繼續說道,「你……羨慕嗎?結婚。」

        「嘛、我不知道,這算是羨慕嗎?」

        櫻井孝宏聽到對方似乎輕吁了口氣,

        「立花他是在我們DABA的群組說自己結婚的消息的,當下看到時我還驚訝的『欸?』了一聲…雖然他們當初開始交往我是知道的,這話題我們有聊過幾次,但沒聊得太過深入。總覺得…問人家的感情發展很奇怪啊,結果不知不覺震撼彈就來了。」

        那個人解釋道,而櫻井孝宏溫聲回覆:

        「他人的感情世界本來就很難過問的。」

        「也是。」福山潤低笑出聲,「總覺得好像多少能夠明白櫻井桑當年的心情了。」

        「我?」櫻井孝宏不解地反問,

        「鈴鈴桑結婚。」福山潤答道,「我現在體會到好友突然結婚的震撼感了。」

        「喂喂,他那個不是突然,我一直都知情好嗎。」櫻井孝宏直白地吐槽,「完全不震撼啊,連一丁點吃驚都沒有。他還找我商量過求婚的事呢。」

        「欸?真的?」福山潤顯然被勾起興趣,「你提了些什麼方法?」

        「……都這麼久的事了早就忘記了。」櫻井孝宏對這人旺盛的好奇心感到無奈,只好問道,「話說這麼晚了,不會吵到你家人嗎?」

        「不用擔心,他們都睡了,我人在客廳,聲音傳不過去的。」

        語畢,櫻井孝宏聽到細微的喀嚓聲。那人又補了一句:

        「我把門關上了。沒問題了,想唱卡拉OK也完全沒問題。」

        「是不行的吧。」櫻井孝宏笑道,「而且還只有一個人。」

        「嘛,這樣想想結婚的好處…還有深夜卡拉OK可以雙人對唱。」福山潤語速飛快地說,「感覺很不錯啊!」

        「如果你伴侶也想這麼做…那或許可行吧。」在櫻井孝宏慣性的替那人尋求解套說詞時,那人又接連著說,

        「如果對象是櫻井桑的話應該就可行吧。」

        「……唱歌的話不行。」櫻井孝宏義正嚴詞的駁回提案之後,聽到那人像是惡作劇沒得逞般地哀嘆一聲,又忍不住彎起嘴角。

        他思考了會後,像是在宣告什麼般口氣正式的說:

        「…我想如果潤想要的話也會很快的。我是指結婚。」

        「…我是一個比想像中還麻煩的人呦。」對方笑著說,而櫻井孝宏不假思索地回道,

        「我知道喔。」他平穩地敘述,「但比你想像的還不麻煩一點。」

        然後聽到電話那端傳來好聽的笑聲。

        「好啦,時間也晚了。」福山潤說,而櫻井孝宏聽到些許聲響的騷動並感覺那人聲音似乎變遠,「那麼櫻井桑,今年也請多…啊、痛!」

        「潤、你怎麼啦?」聽到那人突然喊了聲痛,櫻井孝宏緊張地問道,

        「沒事…只是在想鞠躬的時候,沒注意到矮桌的距離,所以撞到頭而已。新年開始就犯了蠢事啊。」福山潤自嘲道,

        「小心一點。但我們又沒有視訊,你鞠躬了我也看不到啊,Baka。」櫻井孝宏溫聲道。即使這麼說了,但藉由聲音的大小遠近判別,他還是相信那人剛剛確實做了。

        「我只是純粹表達心意而已,有沒有接收到就是對方的事情了。」那人的聲音聽起來得意洋洋,「那櫻井桑是不是也該表達一下?」

        他思索片刻後露出微笑。

        「潤,今年也請多指教。」櫻井孝宏說完,把手機拿離耳側,對著發話的收音處輕吻了一下,無聲無息。

        「你有接收到我的心意嗎?」沉默了會後,他笑著問道,

        「這個嘛…或許有…或許沒有?」

        他聽見對方也笑著回答,可卻沒法得知那人為此紅了耳根。

 

 

(完)

 

 

(後記)

 

不知為何突然想到的小短打日常。

內容是從些訪談啊消息啊加上自己的腦洞而成的故事XD

 

然後打到這個時間點又被我爸媽罵了(。

 

各位新年快樂。

感謝閱讀。

 

 


  37 12
评论(12)
热度(37)

© あなたの全てを愛していま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