あなたの全てを愛しています。

福山潤さんと櫻井孝宏さん。
2010/12/26
「俺のことが好きだ?」
2017/09/24
「月は綺麗だから、来てます。」
「ありがとうな、孝宏さん。」
2018/10/09
「僕はあの人が大好きですから。」
「櫻井さんが好き?大好きです。」
-
「僕が前に出るほど、櫻井さんもより前に行ける。」
-
お二人の安定感は最高。

 

嗯,雖然我很不想這麼做。但因為我實在拖太久了。

沒錯就是我的那個because you are you的坑。

因為個人緣故我大概只會越來越忙(真是小看了自己的專業).....

大概今年也無法完成它。我真的也給不出來什麼時間完成的了它。真的很抱歉都在做一些達不到的約定。所以我決定來公開幾個...當初構想時候的一些記錄與書寫的小片段。

當然如果願意繼續等很感謝,那如果放棄等我了,看一下以下的片段說明然後自己腦補完我也謝謝你花了這麼長的時間等待。

總之就謝謝。

=====================



(大概是途中會發生的有趣的事之一)

拍雜誌然後攝影師要求咬眼鏡哈哈哈哈

「!????」

「…………」

事後

「我挺好奇一件事,我咬到哪裡了?」

「…你不會想知道的。」


>>>

(以下這句話是because you are you的主軸)

「真正可怕的不是與他人不同的你,而是這個讓你不敢說出你有所不同的世界。」


(總之我大概不是一個擅長寫愛情故事的人....................)

(變成眼鏡的背後原因暫定是這樣啦。不過只是很粗略的設定)

因為同/志關係不敢說出來的staff→自/殺→因為擔心失明的老母親→靈魂去找櫻井桑幫忙(可能可以提供願望吧之類)

後來佯裝成志工照顧老母親(?)

即使身體換人了,但聲音仍跟原本的一樣。一種聲音跟著靈魂(?)的概念。所以眼鏡的聲音依舊是櫻井桑。


(在逐漸查明真相後,潤大概會跳出來推動劇情)

「即使是那樣,你依然是你,不論什麼形式。」

「如果是真的沒辦法了那就算了,但你只是為了像是大善人般犧牲自己來成全別人,那我無法認同。」

「雖然這種溫柔,我想,是你的一部分,也因為是你的一部分,所以讓我覺得我必須做些什麼。」


(總之就是潤出面啦……)


>>>

(大概是在旅行找人的時候過渡時期會說的話)


「櫻井桑,你我現在看到的是一樣的。角度和景色並無不同對吧。但即使我們看到的已經是相同的景物了,想法還是不一樣的吧。何況是其他人呢。設身處地地去替他人著想什麼的,普通人是辦不到的。」


「大家有不同的想法一直是件有趣的事。所以抹消那些異於自己的意見的話,豈不是很孤單嗎。」


「一般人都是會害怕異己的吧。想跟和自己相似的人待在一塊、聽自己順耳的事物,同溫層的那種概念。活得比較輕鬆吧。」


>>


(大概可能是快要收尾的時候會出現的片段)


櫻井孝宏恢復意識時,發現自己渾身使不上力。但他看見福山潤站在不遠處背對著自己,他想他大概是回到原本的身體了

一切都跟原來的一樣,也不一樣了。


他想叫他。

「潤。」


福山潤聽到這近乎氣音的呼喚很快地轉過身來,望向櫻井孝宏的眼睛發亮可眉頭仍揪在一起,看來雀躍又憂慮。


他跑到他的身邊,輕聲地喊他。

「櫻井桑。」


他突然好想抱抱他,於是他呼喚他。

「潤。」

然後福山潤張開了手將他擁入懷中。


他突然好想親親他,於是他呼喚他。

「潤。」

然後福山潤便低下頭輕吻他的額角。


他覺得他似乎什麼都知道。

「潤,你是知道我在想什麼嗎。」

我喜歡你。

如果可以。

我想讓你知道。

我喜歡你。

福山潤笑了,問,

「那你知道我在想什麼嗎?」

「我想知道。」櫻井孝宏說,目光溫和如水,「想得不得了。」

「我想你是知道的。」福山潤說,並將頭靠上他的額,「你是了解我的。」

「是嗎。」櫻井孝宏笑了,「那真是太好了。」



是個HE的結局。

多年前構思時一開始是想讓他們在一起的,而且在一起的觸發點很爛就不多提了。

經過這麼多年(?)後覺得即使沒在一起也沒關係,但還沒有想好自己滿意的收尾。

但無論如何一起走過這麼多路的他們都會是我心中的HE。


  4 4
评论(4)
热度(4)

© あなたの全てを愛していま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