あなたの全てを愛しています。

福山潤さんと櫻井孝宏さん。
2010/12/26
「俺のことが好きだ?」
2017/09/24
「月は綺麗だから、来てます。」
「ありがとうな、孝宏さん。」
2018/10/09
「僕はあの人が大好きですから。」
「櫻井さんが好き?大好きです。」
-
「僕が前に出るほど、櫻井さんもより前に行ける。」
-
お二人の安定感は最高。

 

[櫻潤] Be with you

>CP: 聲優同人 櫻井孝宏 X 福山潤

>給  @烛君 的本子插花的guest文~恭喜完售!!感謝讓我插上一腳XD~

 

        處於冬季的東京,今天很難得的下雨了。

        當福山潤踏出家門外時,正巧被迎面的冷風寒雨撲了個滿懷。他發出輕呼,探頭回去玄關抓了把黑色雨傘,並拉緊大衣領口,壓密頭上的貝雷帽,最後撐開黑色傘面炸出輕快聲響。

        他走向自己的愛車,在解鎖時慶幸著還好今天的工作並非雜誌外拍,而是錄音室配音。他迅速地開關車門,讓風雨被鋼板與玻璃緊實地阻擋在外,並慣性地發動引擎,駛上熟悉的道路。

        走的是與往常無異的路線,這樣的早晨對他稀鬆平常。但福山潤一向是個無法空閒下來的人,因此為了打發像這樣無趣的通勤時間,在安全駕駛的前提下,他會放任自己的腦袋稍稍地沉潛於一些想法裡。

        一些可能不是那麼重要的想法。

        比方說,世界上的人事物大致上可以略分成兩種。

        一種是努力奮鬥或付出代價後,就能完成理想、達到目標。

        另一種則是即使盡了全力,付出心血,卻不見得一定能夠編織出一個好的結局。

        這簡直像冗言廢話,他內心吐槽自己。但這想法他沒有一次對人說出口,卻從沒有停止思考過。

 

        福山潤看了眼時間,便打了方向燈將車子暫時停靠在路邊,打量了雨勢與距離之後,採取衝刺的方式淋著雨跑進了便利超商。不到五分鐘的時間,他重新回到車上,手裡多了兩個三明治與一罐咖啡。

        他重新駛向路中,並在等紅綠燈時,熟練地拆開三明治的包裝紙,大口咬上。

        所以說,那種一分耕耘一分收獲的概念,若不要太過深究的話,是唾手可得的。他想。

        例如最簡單的,買賣。等價交換一向是不變的道理。給予錢財換得物品,就像他付出少量金錢,買到一頓早餐。或者是他勞心勞力的工作換取應得的報酬,雖說常嚷嚷著愛錢,但他不過是喜歡這種把抽象的勞動化作具體成果的踏實感。

        還有像是自己假期最常做的,開車兜風。有了目的地後,自己唯一要做的就是踩下油門,奔馳的車子便會將自己帶往標的;即使漫無目的也無妨,多少里程馳騁對自己來說便是多少壓力解放。

        很單純,所以也很美好。他想,而另外一種並不盡然。

        比如說像女孩子的心。比如說像戀愛。

        這往往是自己最難摸透的部分。不論是初戀交往了一個月後分手也好,之後心動過想告白卻被委婉地拒絕的也好。在交往抑或追求的過程中,他確實付出自己的一片真心,也的確努力嘗試著讓對方快樂,可是為什麼無法迎來期望的結果呢?

        所以追根究底,還是價值觀念上的不同吧。

        「『當戀人太可惜了。』這種話…實在是太狡猾了啊。」福山潤嘆了口氣喃喃自語道,在筆直無車的道路上將油門踩的更深一些。

 

        但也少數算是例外。

        例如,工作就在這兩者的區間內搖擺不定。他以往認為工作偏向前者,因為自己拚盡全力去做後,往往能得到滿意的成績;但前幾年身體屢出現狀況後,不論是自我調適或是對周遭人事物的看法的調整,都像是重新上了一課似的。

        那段時間不論自己怎麼努力苦撐,都像是被高牆圍困般找不到出口。在身心情形每況愈下的時候,還好身旁的人們及時伸出了援手。

        福山潤突然回想起,某天深夜那個眼鏡無預警地跑來家中,帶了一堆說是他在吃的營養食品並強迫自己收下。然後那天,自己不知怎麼搞的,居然開口問對方願不願意留宿,而對方也不知在想什麼,居然就答應了下來。

        那天晚上他們倆並肩坐在福山家客廳的沙發上,關著燈開著電視,但沒人在意上演的內容。他一如往常不斷地說話,那人一如平時安靜地傾聽,偶爾回覆或吐槽個幾句。

        原先他盡說些無關緊要的事情,可是或許因為是深夜時分,或許因為身心已經疲憊得不容自己沉默,或許……其實原因沒有那麼複雜。福山潤想著,深吁一口氣。

        或許只是因為旁邊坐著的是櫻井孝宏。只是這樣一個令人安心的理由而已。

        於是,他將一些真實包裹在些無足輕重的話語中一一傾訴。健康狀態也好,人際情感也好,平常不是這麼輕易脫口而出的事情,全藏在那些接近於囈語的玩笑話裡。

        這樣已是福山潤的底線,他不常向人談論私事,一向在心靈層面上懂得保護自己。因此,那些話語隱藏著的深意,如果不深想就不會察覺,就像昏暗處的影子不易窺見。

        照理來說那應該是不被受理的界外球才對啊,但那眼鏡卻一如既往地將自己胡亂拋出的球穩當地接住了。

        「說什麼『一點都不麻煩喔。如果潤希望…我都會在。』…真的當我是笨蛋吧。」他忍不住露出苦笑自言自語後,輕踩剎車讓橫越馬路的母女先行,並禮貌性的對點頭致謝的母親招手回禮。

        如果說世界上的人事物大致上可以略分成兩種。

        一種是努力奮鬥或付出代價後,就能完成理想、達到目標。

        另一種則是即使盡了全力,付出心血,卻不見得一定能夠編織出一個好的結局。

        那麼櫻井孝宏對福山潤來說呢?

 

        外頭的雨勢漸漸轉小,原先充斥在車內的雨聲也沉寂下來。行駛道路前方的天空甚至能望見幾束陽光穿破雲霾而出。彷彿什麼暗示,但他沒有多想。

        福山潤轉動方向盤駛進錄音室大樓旁的平面停車場,把車子停妥在角落的位置,下車時依舊撐起了他認為沒必要的傘,只因為想起若是被那人撞見時,那人一定會皺起好看的眉頭叨唸道:「Baka,又不撐傘。當心感冒啊。」

        啊,說人人到。當他轉出停車場的彎時,恰巧看到櫻井孝宏走在自己不遠前方。那人身穿靛色大衣、撐把透明的傘;側背著的皮革背包已被傘面滴下的雨珠沾濕,而合身的黑色長褲下緣也留下明顯水痕。

        嘛,櫻井桑應該是從車站走來的吧。福山潤推斷,而內心有些懊悔地想著,早知道就先繞過去載他了,反正自己家到他家也不差那一小段路。那要是工作結束後還下雨就載他回家吧。

        可是自己為什麼會理所當然似的這麼想呢?

        福山潤望著櫻井孝宏的背影眨了眨眼,停下了腳步。

        如果世界上的人事物大致上可以略分成兩種。

 

        「我覺得啊…你只要繼續在你的道路上邁進就可以囉。」

        那晚最後,福山潤終於沉默下來,頭枕在沙發柔軟的背緣上方,像是疲倦了般閉起雙眼。而黑暗中他聽見櫻井孝宏這麼說,語氣平靜卻柔和。

        「……Megane你說的容易啊。」他聽見自己的聲音居然有些哽咽,便不再說話,自嘲般地彎起嘴角笑了。但他感受到身旁人的騷動,自己的左臂碰觸到溫暖的物體,知道是那人將身子湊地過來了些。

        「我們已經認識很久了。」櫻井孝宏緩緩地說,「而我一直都看著你。」

        我也一直都看著你。他也在心中複述道。

        「潤的變化,潤的成長,我感受的出來。當然…我不敢保證全部知道。」

        他聽了後低笑出聲,而櫻井孝宏像是被笑聲鼓舞後又繼續說,

        「所以,謝謝你願意跟我說這些話。」

        福山潤訝異地睜開雙眼。藉由電視螢幕的微弱光源,他看見那人在黑暗中對自己勾起溫和的笑。

        「櫻井桑…不覺得麻煩嗎?要是我是你,我倒會覺得這個人怎麼這麼麻煩呢。」他清了清嗓,彷彿是事不關己的吐槽,但卻察覺那人的眼神無比認真。

        「一點都不麻煩喔。如果潤希望…我都會在。」櫻井孝宏說。

        那彷彿一種宣示。

 

        福山潤望著櫻井孝宏踏上大樓的階梯,收起那透明的傘的同時,甩出清澈的水花。他望著那人側頭發現背包濕了而懊惱地皺起眉,在那瞬間也發現身後的自己而驚喜地露出笑容,並喊出自己的名字。

        「潤!」櫻井孝宏對著福山潤揮手,「早安。」

        如果世界上的人事物大致上可以略分成兩種。

        那我付出心力在你的身上時能不能有所期待呢?

        「呦!早安啊,櫻井桑。」福山潤朝氣地笑著回應,並重新向前邁開步伐。

        

        縱使還不知道問題的解答,但是面對著你,勇往直前一定沒問題的。對吧?

 

 

(完) 


(後記)

今天看到燭君PO完售公開,恭!!!喜!!!完!!!售!!!

然後也期待拿到本子XD。

當時在寫這篇時其實處在一個沒什麼靈感的時期,只好抓著之前腦海中有著的「世界上的人事物大致上可以略分成兩種。」的想法看能不能擠出點什麼...(笑)

剛開始寫時覺得這篇沒救了一點都不甜...(被燭君揍

後來冒出工作上的思路時才覺得「啊,太好了(笑)。」

如果這篇文能夠替本子錦上添花的話那就好啦XD,感謝閱讀。


啊,雖然不重要不過我最近...居然得了腺病毒型腸胃炎QQ

先是半夜發燒(我有好幾年沒發過燒了OAO...)到今天還在肚子絞痛..........真心.........覺得.......久病厭世是理所當然的(閉嘴。

總之還請各位身體保重啊,不要像我一樣(爆)


至於各位可能比較在意(或許沒人在意?Q...)的關於文的更新與本子.....

可能,都要,等到,我考完期末考了(土下座)(乾

以上。


  30 24
评论(24)
热度(30)

© あなたの全てを愛していま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