あなたの全てを愛しています。

福山潤さんと櫻井孝宏さん。
2010/12/26
「俺のことが好きだ?」
2017/09/24
「月は綺麗だから、来てます。」
「ありがとうな、孝宏さん。」
2018/10/09
「僕はあの人が大好きですから。」
「櫻井さんが好き?大好きです。」
-
「僕が前に出るほど、櫻井さんもより前に行ける。」
-
お二人の安定感は最高。

 

[櫻潤] Prendre une photo

>1204  @K君____ 生日快樂!!!!!(遲到了抱歉)

>(paro) 攝影師櫻井孝宏 X 街頭創作者福山潤 

>私設一籮筐!專業知識與法文什麼的都不懂隨意看看就好,抱歉。

>根據壽星所願,大概是發生在法國的故事,不過是想像中的法國。因為須羽腦海中的法國只有PS元氣裡櫻井騎單車的畫面XD(。

 

01.

 

        在櫻井孝宏行之多年的攝影生涯中,他踏遍其能力所及的國家,見過各式風景、各樣人群,並透過手中的單眼記錄著當下的每一刻。

        是的,記錄。對他來說,攝影一直是個旁觀者的腳色。似乎初學攝影時曾經有前輩這麼說過,不對拍攝之人事物有過多干涉,能毫不影響是最好,這樣在鏡頭下所呈現的,便是最原始自然的樣貌。他記得在不久之後自己被稱讚著有著攝影的天分。

        他擅長當個視野下的局外人。

        別人誇讚著他的照片是多麼美麗動人,並帶有其難以忽視的特殊性。從他的照片中總是感受到一絲隔絕獨立,人們將其稱之為「櫻氏冷感」。當然,也有少數評論家評斷那些照片裡喪失的是攝影師該具備的靈魂與心。

        櫻井孝宏想那或許是實話。他看著自己所拍攝的照片常沒有過多感覺,平時僅透過經驗與技巧記錄下他認為值得留下的人事或景物,但幸運的是恰巧能觸動到自己之外的人。

        他困窘於這種情況已經有段時間了。因此在前年成為自由攝影師後,更變本加厲地替自己接下了更多邀約,設法讓工作去消弭那股懷疑和迷惘。

        他其實想過自己應該停止,或許休息一段時日,卻無法放下對鏡頭裡世界的執著。可能是他已經習慣透過這樣的角度看向生活,也可能是他期待著真正看到些什麼。他現在還不明白,他想自己必須繼續拍攝下去。

        不過他倒是從沒想過那樣的契機也會像家鄉的午後雨一樣來得如此猝不勝防。

 

 

02.

 

        櫻井孝宏來到法國的第一天,陪伴自己多年的單眼相機像是宣告壽終正寢般,按下開機鍵後,微弱的黃綠色光點閃啊閃,螢幕仍是一片漆黑。

        虧昨晚入睡前還特地接上了電源充電呢,他想。雖然有些懊惱,不過是在他意料之內。

        這台單眼相機已經用了七、八年了,最近開始有些小毛病,像是電池續航力不足之類的,雖然並不影響照片品質,但對他的工作多少造成了一些困擾。可他一方面工作忙碌,二來念舊,便沒有積極去物色一台新的相機。這單眼是他第一次得到雜誌社的專職攝影師工作時,犒賞自己買的。那陣子打工的積蓄在瞬間歸零,他因此吃了好一陣子的吐司當三餐,而之後工作蒸蒸日上,也是這台單眼陪著他到處旅行,像是一種另類的革命情感,他無法輕易割捨。

        櫻井孝宏在租借的小公寓房間內花了好幾個小時搶救,最終仍宣告失敗。雖然人生地不熟的,他還是向房東太太用簡單的法文詢問了修理店家,得到了她流暢但卻理解困難的回答,與一張手繪的簡便地圖。

        他原先是想乾脆過陣子再想辦法的,但見房東太太還特地起身替他開了門,他也只好朝著房東太太的手指方向步出公寓。

        應該會有辦法的。他想。

        他按房東太太的提議,在巷口處的腳踏車停靠租借區租了一台腳踏車騎上街道。現在的天氣不算冷,太陽曬在身上會感受到熱度,但騎乘時的風灌進長袖衣物裡時,還是讓他打了個噴嚏。

        法國的一般街道車流量並不多,他邊注意車輛邊隨意地望向周遭,順便記憶下附近的店家,有些麵包店、咖啡館,還有間規模較小的超市,算是挺方便的。他想,至少接下來一個月在這裡的生活他還不會餓死自己。

        櫻井孝宏拐過街角,前方是一個樹林繁盛的公園。法國平常建築物的周遭都僅有幾棵看來是裝飾用的樹木,像這樣大規模的綠地似乎並不多見。他經過樹蔭,斑駁的光點就打在灰白的車道上、腳踏車上和他的身上,亮閃閃的彷彿鱗片。

        他突然有股想拍照的衝動。他停下腳踏車,從背包內拿出單眼時,重新意識到自己這趟出來的目的。他嘆了口氣,再掏出口袋中房東太太繪製的地圖,發現似乎跟自己的位置對不大上。

        可能是自己在哪個轉角時轉錯了也說不定。他苦笑著將無用的小紙片重新塞回口袋。

        既然如此那就碰碰運氣吧,他想。他輕撫著單眼,動作像是哄著孩子一般輕柔,低聲說了句麻煩啦,按下開機鍵。而黃綠色光點閃爍,螢幕竟成功亮起,進到主畫面。

        他難得發出了驚呼,心情上除了開心外還有些如釋重負。他瞇起眼,熟練地一手扶上單眼,一手調整著焦距,進入他所熟悉的,鏡頭中的世界。

        方形視野下遠處的林蔭看來蓊鬱蒼翠。他緩慢對焦,調整光圈,平凡的景物在手上模糊清晰,明暗分別。

        櫻井孝宏拍攝過許多瞬間的事物,有煙花綻放、有蝴蝶振翅、有春雷初鳴、有美女顰笑,大部分的事物他可以先行預測,然後花時間等待自己希望的結果。他曾想過,如果有天鏡頭下突然出現了自己計畫外的美好事物,如果自己又剛好可以捕捉到那樣稍縱即逝的驚喜,會不會讓自己的拍攝變的比較不同呢。

        能不能多觸動到自己的心一些些呢。

        他按下快門。在連拍的喀嚓聲中,在每毫秒閃動的鏡頭之中,他看見一個人影從樹林枝頭竄出,剎那陽光映著那人好看的側臉,是與自己相同的東方人臉孔。葉子隨那人躍出的力道一同飛揚起來,像極了為了慶祝而灑的彩花。那人著地,輕巧地在草地上翻滾了一圈,起身時看向懷中露出了放心的笑容。櫻井孝宏才發現那人懷中小心翼翼地護住的是一隻虎斑幼貓。

        「你看來沒事呢,真是太好啦!」那人開懷地將幼貓高高舉起說道,而幼貓像是回應般長喵了一聲。

        熟悉的家鄉語言讓櫻井孝宏一愣,他望著那人,緩緩地放下單眼相機,而那人將幼貓放下,滿臉笑容地說著再見啦下次別再跑上去囉,轉過身來就這麼與他四目相交。

        那人穿著深靛色的長袖毛衣,合身的牛仔褲與一雙高筒的帆布鞋,向著櫻井露出有些訝異與不好意思的笑容,接著手伸起來僵硬地朝他揮了揮,而櫻井連忙頷首回應。

        那人先別開了視線,但又搔搔自己的臉像是考慮,之後便朝他走來。櫻井瞧見那人的衣服上還沾黏了些許方才的草屑與樹葉,可不知為何他卻覺得那人乾淨異常。

        就像雲淡風輕的藍色天空,就像玻璃窗外的晶瑩雨滴。

        他想拍照。

        「Prendre une photo?」

        觀景窗裡,那人對著他的鏡頭微笑問道。

        他按下快門。

 

 

03.

 

        櫻井孝宏最終沒能知道那人的真實姓名。

        今天外頭下起了雨,氣溫降了一些便在套房的格狀玻璃窗上凝出淡薄的白霧。於是他決定不出門,留在住所整理這幾天拍的相片。

        他從背包中拿出筆電,將單眼連結其上,相簿資料夾便自動開啟。那人的身影自然地映入他的眼簾,在資料夾的最前端佔了一席之地。

        他點開相片,一張一張地檢視著。由於事發突然,多張影像因為沒有順利對焦在人上而呈現模糊的狀態,但所幸仍有幾張看來成功。照理來說他應該要將那些拍壞的照片刪除,如他平時一樣,可他沒有這麼做。

 

        櫻井孝宏遇見那個人之後已經過了兩天。

        他們理所當然應該要在那當下進行交談,就算不聊些私人的話題,至少該問個名字。

        「嗯…?你是日本人嗎?」那人用日語問道,聲音清亮。

        「是啊。你…剛剛真厲害。」櫻井感嘆地說,「真靈活啊。」

        「嘛…這沒什麼啦…」那人似乎沒料到他會這麼說,表情看來有些難為情,進而轉移話題地指著他手中的單眼問,「你喜歡攝影?」

        「我的工作是攝影師。」櫻井點了點頭,

        「欸?那是不是把我剛剛的英姿拍下來啦?」那人露出調皮地笑,「可以借我看看嗎,專業攝影師?」

        但下一秒那人張望了下遠方,像是注意到什麼,神色突然閃過一絲慌張。
        「怎麼了嗎?」櫻井往那人看的方向望去,只見兩個身穿黑衣的警察朝這個方向走來。

        「雖然很想多跟你聊會,但我大概要先走了。」那人抱歉地笑了笑,語速飛快地說,「下次有機會再見囉,Megane桑。」

        語畢,那人便閃進公園裡的樹林小徑,轉眼就不見蹤影。

        「Megane…?是指我嗎?」櫻井喃喃自語,內心雖然覺得那人有些莫名其妙,卻也覺得有趣。

        之後兩名警察接近他,表示必須進行盤查,他將自己的護照與證件交給警察確認後,便被順利放行。

        他想或許那人忘記帶證件或護照出門。

        

        木製的門板外傳來敲門聲。櫻井孝宏打開門,發現是房東太太,手上端著熱騰騰的法式鹹派,並向他表示心血來潮烤了鹹派,你就跟對面的房客分一分吧。

        「我不認識對面的…」他委婉地拒絕,卻得到「對面也住了個日本人啊,他已經租了一年,給你個機會可以認識一下,雖然他常不在。」如此的回答。而之後硬是把鹹派塞給了他,房東太太便下樓去了。

        他嘆了口氣,站在對面的房門外敲了好一陣子的門,甚至在外高呼了幾次有人在嗎?都沒得到回應。

        他放棄地回到房間,想著乾脆切了一半掛在對面的門把上好了,卻又對房東太太的好意感到愧疚。他決定等等。

 

        外頭的雨勢在傍晚時轉大,劇烈地砸在窗子發出巨大聲響。櫻井孝宏從筆電中移開目光,脫下眼鏡疲憊地捏了捏自己的鼻樑,想著對面的房客是個怎麼樣的人呢?雨下得這麼大,有帶傘嗎?

        如果能不淋濕的話那就好了。他望著窗外心想。

        

        逼近十點時,櫻井孝宏窩在沙發上險些睡去,但手中的書本還是滑落到了地上。他剛清醒便聽到外頭傳來上樓的腳步聲,不重但有些快,踩出了細細碎碎的急促音符。雖然很輕微,但他沒聽漏。他想是對面的房客回來了。

        很多時候,世界充滿著你意想不到的巧合。像是大雨過後望見的彩虹,像是迷路之後看見的風景,像是陌生國度遇見的故人。

        或是當櫻井孝宏端著鹹派打開房門時,眼前那個熟悉的背影。

        一切都是一秒一瞬。

 

        正在開鎖的那人聽見聲響後轉頭,表情從詫異轉為驚喜。

        「是攝影師Megane桑!你怎麼會在這裡?」那人笑問,「難道你住我對面?」

        他想他應該先回答問題。但看著那人時他又想,他想知道。縱使已經遲了,他也不能再等下去,他必須開口。

        「我是櫻井孝宏,請多指教。」他自我介紹並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那人眼睛眨呀眨,頃刻沒再說話,露出有些靦腆的笑容。

        櫻井孝宏注意到那人的藍色大衣被雨打濕,左肩膀處深色一片。他想著要不然先讓那人進屋去吧,至少把那濕掉的衣物換下來。

        因為解答其實沒那麼急迫,他不需心急。或許是他一直都在捕捉轉瞬間的事物而養成如此的習慣,可現在這個人就在眼前。

 

        「那個鹹派…」那人指了指櫻井手上的派,「是房東太太做的吧?」

        「欸?對…她快中午時拿來,可當時你不在。」櫻井回神答道,並把派遞了過去,但那人卻沒伸手去接。

        「嗯…那既然這樣,要不要來我家一起吃?櫻井桑。」

        那人邊說著邊打開門鎖,偏過頭來笑了。

        就像那天他第一次為那人拍照,那人說Prendre une photo。

        「很高興認識你,我叫福山潤,未來的日子還請多指教。」

        

        他不需心急,他想。

        因為他們未來的日子還很長很長。

 

 

-TBC, probably.

 

*Prendre une photo: (法) 拍照

(後記)

呀,K君生日快樂!!!(灑花花)謝謝妳還寄了禮物給我,愛你!

希望這有符合你想看的...感覺(笑cry)......我跟你說這個paro真的可以發展成超長篇的你就不信我QQQQ.....

必須要鋪陳呀,一堆設定都還沒寫到哈哈哈,包含著那個什麼街頭創作者(笑滾)。

我就煞在這4000多字了呀抱歉!!!!真的太忙真心累...今天一考完病理馬上動工寫寫寫...最後決定斷在這裡,但老實說我也不知道後續有多少。(乾

下星期還有一堆考試和報告等著我呀,然後五個小時後我就要出現在教室上課啦,所以我要去睡覺了...!! 晚安!!!

啊然後...請幫我想個篇名拜託!!!!!!!!!我這個命名廢(大叫

最後再說句生日快樂!

然後感謝閱讀!!!!!!!(熱度或評論都感謝)

  27 8
评论(8)
热度(27)

© あなたの全てを愛しています。 | Powered by LOFTER